bet28365365手机版-365最新登录网址

媒体聚焦

为“三农”开新局 注入金融活水

访全国人大代表、江西省农信联社党委书记、理事长孔发龙

  2月21日,21世纪以来第18个引导“三农”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发布,其中,把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作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项重大任务,将“三农”工作提到了新的历史高度,并在两个一百年交汇和“十四五”规划的开局之年,为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画好了5年的“施工图”。在全国“两会”召开之际,《金融时报》记者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、江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、理事长孔发龙。他表示,在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不动摇、强农惠农富农政策不减弱的情况下,作为强化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的重要保障之一,农村金融也应做到服务体系更优、供给质量更高、综合效益更好;同时,必须坚持系统思维,发挥农村金融主力军作用,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、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提供有力金融支撑,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开好局、起好步做出金融机构更大贡献。

  《金融时报》记者:2020年我国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如期完成,下一步要求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并做好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。金融机构,特别是作为金融扶贫和服务乡村振兴战略主要参与者的农信机构,应如何把握好过渡期?相应的金融支撑应如何体现和服务“有效衔接”?

  孔发龙: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,从脱贫之日起设立5年过渡期,期间保持现有主要帮扶政策总体稳定并逐项分类优化调整,逐步实现由集中资源支撑脱贫攻坚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平稳过渡。面对新形势新任务,农信机构应认真贯彻中央一号文件精神,落实设立衔接过渡期的政策要求,加大对脱贫地区乡村振兴的金融支撑,牢牢守住不发生规模性返贫的底线,持续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,接续推进脱贫地区乡村振兴。

  目前,江西辖内农商银行也正在积极开展一些探索实践,主要是做好“四个衔接”文章。一是做好信贷投放规划衔接,在实现2018年至2020年“三年累放3000亿元”的基础上,“十四五”时期,实施“五年累放1万亿元”乡村振兴贷款计划,并把支撑脱贫县乡村振兴作为工作重点。二是做好金融支撑政策衔接,保持金融精准扶贫政策的连续性和可持续性,确保脱贫不脱帮扶、脱贫不脱政策、脱贫不脱项目。三是做好乡村产业支撑衔接,按照“一个特色乡村、一项特色产业、一类金融产品”的思路,持续支撑贫困地区特色优势产业发展,多渠道促进农民经营性收入增长。四是做好特色产品服务衔接,在延续推广扶贫小额信用贷款产品的基础上,结合发展实际需求,逐步向“乡村振兴贷”“产业信贷通”过渡。着力推动金融精准扶贫工作站升级为集支付结算、农村融资、评级评估、信息共享等功能于一体的“乡村振兴综合服务站”,确保农村金融服务不断档、再升级。

  《金融时报》记者:中央一号文件要求强化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投入保障。作为重要保障之一,金融供给应重点关注哪些方面?

  孔发龙:“三农”工作重心历史性转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后,将释放出巨量的消费和投资需求,为金融机构带来重大发展机遇。

  乡村振兴的关键是产业兴旺,这也是金融服务的重要着力点。金融机构应做到“三个聚焦”。一是聚焦发展绿色金融,加大富民乡村产业信贷投入,特别是着力支撑休闲农业、乡村旅游等领域,多渠道促进农民经营性收入增长,切实把乡村特色优势资源转化为农村经济增长优势资源。二是聚焦产业链金融,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加大对农业全产业链的金融支撑力度,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。三是聚焦普惠金融,加大普惠性涉农贷款投放,提升中长期信贷占比,并在信贷投放、合理续贷、不良容忍政策等方面给予倾斜,为构建现代乡村产业体系提供有效金融助力。

  在此基础上,金融机构还应聚焦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,围绕高标准农田建设、打好种业翻身仗、开展乡村建设行动、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等农业农村领域重点任务,加大有效信贷投放,确保涉农贷款持续增长、乡村振兴贷款占涉农贷款比重持续提升,促进农业高质高效、乡村宜居宜业、农民富裕富足。

  《金融时报》记者:随着农村金融需求呈现出主体、数额、期限、产业等方面的多元化,农业农村融资难仍存在且或将出现新的难点。面对这一问题,金融机构应如何应对?

  孔发龙:上一个五年,在普惠金融、脱贫攻坚等相关政策的推动下,我国基本实现了银行网点乡镇“全覆盖”、农村基础金融服务“村村通”,农村金融服务的覆盖率、可得性得到了一定提升。但也要看到,当前,农业农村“融资难、融资贵、风险高”等问题仍然突出。“十四五”时期,要推进金融产品、科技、服务“三个升级”。一是推动金融产品升级。加大涉农信贷产品创新,积极推进农户小额信用贷款增量扩面、提质降本,积极开展保单质押贷款、农机具和大棚设施抵押贷款等业务,不断开发专属金融产品,逐步提高首贷、信用贷比重,大力支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农村新产业新业态。二是推动金融服务升级。大力推进农村网点、便民服务站等金融基础设施改造升级,推进手机银行、互联网金融全面向乡村普及,推进移动支付便民工程全面向乡村延伸。例如,江西就以赣州、吉安开展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建设为契机,制定发展战略,强化考核激励,推动信贷资源不断向普惠金融领域特别是农村地区倾斜,加快形成可复制、可推广的经验成果。三是推动金融科技升级。发展农村数字普惠金融,充分利用大数据、云计算等现代金融科技手段,优化信贷流程,发展线上业务,提高服务效率,改善农村网络信贷等普惠金融发展环境,推动农村地区金融服务覆盖率、可得性、满意度不断提升。

  《金融时报》记者: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,持续深化农村金融改革,并运用支农支小再贷款、再贴现等政策工具,实施最优惠的存款准备金率,加大对机构法人在县域、业务在县域的金融机构的支撑力度。对于持续深化农村金融改革,农信机构应怎样做?在政策、监管倾斜等方面,又有何期待?

  孔发龙:近年来,我国农村金融蓬勃发展,特别是包括农村信用社、农村商业银行、农村合作银行在内的农村中小银行,承担了大量的普惠性、民生性、准政策性金融任务,发放了全国30%左右的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、60%左右的农户贷款、90%左右的扶贫贷款,为支撑脱贫攻坚、乡村振兴、区域经济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。立足新发展阶段、贯彻新发展理念、服务新发展格局,农村中小银行应坚持回归本源、深耕本土、专注主业,进一步增强支农支小的战略定力,通过强化正向激励和考核督导,不断提升服务“三农”的主动性和积极性,做到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资源优先安排、贷款优先发放、服务优先满足;通过有效发挥“三农”事业部等内设机构作用,切实提高金融服务农业农村的专业化水平。同时,国家应加大深化农村金融改革力度,在保持县域农村金融机构法人地位和数量总体稳定的前提下,按照银行化改革方向,加快推进农商银行改制和省联社改革,以进一步理顺行业管理体制、凝聚系统发展合力,更好地发挥农村中小银行的普惠金融主力军作用。

  此外,农村中小银行的改革发展离不开法治的引领和保障,但当前我国农村中小银行法律制度建设仍相对滞后。今年全国两会我将提出制定《农村中小银行法》的建议,通过立法明确农村中小银行的法律主体地位和支农支小职责,明确对农村中小银行实施差异化监管、提供政策扶持。比如,以法律形式,明确央行、财政、税务等部门对农村中小银行的政策扶持,将存款准备金率、再贷款再贴现、风险补偿、税收优惠等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各类支撑政策上升至法律层面,切实增强农村中小银行支农支小能力,以更好地服务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和农业农村现代化。 (来源:2021年3月4日中国金融资讯网)

bet28365365手机版|365最新登录网址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中科汇联承办,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,portal门户,舆情监测,搜索引擎,政府门户,信息公开,电子政务